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總裁> 一紙成婚,總裁爹地太難纏

更新時間:2019-11-06 16:53:06

一紙成婚,總裁爹地太難纏 連載中

一紙成婚,總裁爹地太難纏

來源:掌中云 作者:千秋緒 分類:總裁 主角:傅司寒,寧夏

一紙成婚,總裁爹地太難纏小說是作者千秋緒最新完結的一部總裁類小說,主要講述了:“混賬東西!”傅董一下子從沙發上彈起來,指著傅司寒的鼻尖開罵,“有你這么跟自己爹這種說話的么?”...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我知道了。”傅司寒點點頭,“這次回來,就是打算把月餅接走的。”

“什么?你要把月餅接走?接去哪?”傅夫人一聽就急了,“如果是接去你那的話,我不同意。你整天那么忙,哪有時間照顧孩子?”

“你媽說得對。我也不同意。”傅董也立場堅決。

“我請了專門的醫生來照顧他。”傅司寒解釋著。

“什么醫生?”傅夫人質疑道:“不會是你身后的這個女人吧?她是什么專業?有沒有獲得過什么國際榮譽?有什么成就?”

“司寒,你知不知道現在這些人都是居心叵測的。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身份特殊,萬一別人從月餅下手,你追悔莫及!”

傅夫人明明是意有所指,但是寧夏聽了,卻忍不住感動。

她謝謝傅夫人和傅董的小心謹慎。她可以看出來,他們很關心月餅,也很在意月餅,把月餅保護得很好。

“我有分寸。”傅司寒聲音冷冷的。在聽到自己的母親說寧夏居心叵測的時候,他心里極其不舒服。

“有分寸?你要是有分寸五年前能發生那種人盡皆知的丑事?”傅董把拿在手里的書“哐”地一聲扔在了茶幾上。

五年前的事情突然被人提起,寧夏的臉色瞬間慘白,后背出了一身冷汗。還好她帶了口罩,別人看不見她的表情。

傅司寒神色冰冷,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冷氣壓,讓人不寒而栗。

良久,寧夏的耳邊響起傅司寒毫無波瀾的話,“沒有五年前的丑事,又怎會有月餅?你們還不知足?”

“混賬東西!”傅董一下子從沙發上彈起來,指著傅司寒的鼻尖開罵,“有你這么跟自己爹這種說話的么?”

傅董炸怒,把傅夫人和寧夏都嚇了一跳。客廳里的氣氛劍拔弩張,形勢微妙。

傅夫人趕緊站在兩人的中間,“這是這么了?好好說話不行嗎?”

隨即,又轉過頭跟傅司寒道:“司寒,這次是你過了。”

誰知道,傅司寒直接把頭轉向一邊,不理會發毛的傅董和溫言相勸的傅夫人。

寧夏似乎對傅司寒的脾氣來源有了了解。怪不得傅司寒性格乖張,喜怒無常。都是傅董遺傳得好。

“咳……咳咳”樓梯上 突然傳來一陣咳嗽聲,隨即便響起了一道沉悶厚重的聲音,“這又是在鬧什么?”

“爺爺。”見到了傅老爺子,傅司寒的態度稍微好轉。傅董也硬生生地壓住了氣。

傅老爺子點點頭,僅在一瞬,寧夏就感覺到了頭皮發麻,一股凌厲的視線直直地打在她的身上。

她知道這是傅老爺子在看她。可她偏偏沒有勇氣迎接這道視線。

“一回來就開始鬧,還不如不要回來了。”傅老爺子拄著拐杖下樓,“我在樓上就聽見你們在吵了。吵什么?”

傅老爺子年輕的時候當過兵,做過長官,身上的那股氣勢也不是常人所及的。

傅夫人解釋道:“爸,是司寒非要帶走月餅。”

“本來就是他的兒子,他想帶自然就讓他帶走了。有什么爭論的?”

本以為傅老爺子會痛罵傅司寒一頓,再把他趕出家,誰知道,傅老爺子竟然點頭同意了。

“可是爸,月餅的情況畢竟特殊,萬一有了什么差池……”后面的話傅夫人沒有再說,但是在場的人,除了寧夏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“兒子是他自己的,他自然會好生照顧。”傅老爺子冷哼,“再說了,把亓雺留在老宅,他的情況有所改變么?與其如此,我倒寧愿讓寒兒帶走。”

“亓雺在房間,寒兒你上去吧。”傅老爺子似乎格外偏疼傅司寒,哪怕明知道月餅情況特殊,也不容分說地站在他這一邊。

“是。謝謝爺爺。”傅司寒點點頭,拉著寧夏的手上樓了。

上樓時,寧夏還可以聽見傅董的怨怒聲,“爸,您就是太慣著他了,才讓他現在眼里沒有我這個父親!”

“你值得他眼中有你么?當初你要是但凡有點他現在對亓雺的心,也不至于現在鬧成這個樣子!”傅老爺子沒好氣道,跟著傅司寒二人轉身上了樓。

傅司寒帶著寧夏來到了月餅的房門前,敲了三次門,里面沒人回應。在確定里面沒有動靜之后,傅司寒轉了拿鑰匙開了門。

寧夏也覺得奇怪,為什么自己兒子的房間要被鎖住,但是從剛剛傅董和傅夫人的話中,她就明白了一些事情。所以也沒有在現在這種時候問傅司寒問題。

傅司寒開了門,月餅的房間比寧夏想象中的還要寬敞。房間是一個典型的兒童房。藍色的背景,軟軟的地毯,各種卡哇伊的玩偶以及男孩子愛玩的機械類玩具應有盡有。

然而,這些玩具卻是嶄新如故,玩具的主人似乎對它們并不寵愛。

寧夏進了房間,房間里面并不明亮,開著一盞微弱泛黃的臺燈。她環視了一周也沒有見到月餅小小的身影。

傅司寒“啪”地一聲把房間里的燈光全部打亮,走上窗臺邊拉開厚重的深藍窗簾。

“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?”窗簾的后面是一個櫥窗,上面鋪了小棉被,一個低著頭,讓人看不清面孔的小男孩孤零零地坐在櫥窗上,手里拿著畫板,沒有開口說話,也沒有用任何動作回應傅司寒。

傅司寒冷硬的面孔有了些微融化,有力的大手撫上月餅的小腦袋,“在畫什么?怎么不理爸爸了?給我看下可以么?”

可以看出來傅司寒已經竭力在討好月餅了,但是月餅卻依舊無動于衷,始終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勢。

寧夏腳底微寒。就算她不是醫生,她也看出來了一些端倪。

月餅的行為舉止完全就像一個自閉癥兒童一樣,不與外界接觸,不說話,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為什么?

她好好的兒子為什么會變成這幅模樣?

寧夏挪動著腳步,想要進一步靠近月餅。她想給月餅檢查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。

她,好想抱抱他。

“啊!”寧夏還沒靠近,原本低著頭的月餅突然抱著頭尖叫起來,小小的身體縮成一團,止不住顫抖,寧夏腳步一滯,一顆心被揉成了幾瓣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古代言情
  2. 總裁
  3. 都市重生
  4. 豪門婚戀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