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仙俠> 進擊的獵人

更新時間:2019-11-05 02:34:26

進擊的獵人 連載中

進擊的獵人

來源:快閱小說 作者:凡心亦未塵 分類:仙俠 主角:吳凡,傅雨晴

熱門小說《進擊的獵人》是凡心亦未塵所編寫的仙俠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吳凡傅雨晴,書中主要講述了:天生缺少一魂一魄,從小體弱多病且被告知活不過二十?當奮起反抗后卻發現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都是在別人的計劃之中,自己猶如牽線木偶般任人擺布?吳凡就像孩童誤入了森林,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探索著。卻在不知不覺間,已然成為了令百獸喪膽的獵人。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吳凡和孫昔雪最終還是決定留在了王師傅這里,一來這里的風景確實不錯,很適合用來休養生息。二來自己突破時這個王師傅看向自己的眼神就讓他明白,這個王師傅不簡單,所以也不沒什么急事的他們便留在了這里。

許是年紀相仿,很快兩人便和齊琴兒結為了好友,私下里吳凡問了齊琴兒的身世,后者的回答有些含糊:“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從小就跟著王叔生活,王叔沒有兒女,把我當做他的親生女兒般對待。”

對此回答吳凡并不是很滿意,不過也沒有較真,從齊琴兒的眼神中看得出來并沒有欺騙的意味,所有的事還是得到那個王叔那里去獲取。還簡單問了些城市的事情,發現她對現代的用品還是有所了解,并不像吳凡以為的遠離人煙,與現世不通。

而孫昔雪和齊琴兒的關系更好,齊琴兒總是向孫昔雪詢問城市里的東西,而孫昔雪總是纏著她要她彈琴給自己聽,兩人一來二去也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閨蜜。吳凡則對王叔制琴的技巧很是好奇,常常在王叔的工作室里待著,偶爾也在王福的指導下親手操作一兩下。吳凡發現王叔有時也會離開景區去買些東西回來,但具體的也沒注意。而王叔對吳凡和孫昔雪兩人很好,完全沒有見面時的冷漠,對吳凡的問題總是很耐心的解釋,甚至有點傾囊相授的意味。王叔有時會旁敲側擊的問吳凡的身世,但吳凡只是說了自己的基本情況,并沒有透露絲毫關于書魄的事。

生活很是簡單,回歸自然的感覺讓兩人都很是喜歡,這一呆就是好幾天過去了,吳凡習慣性的坐在屋外湖邊彈琴修煉。“我可以找你學習彈琴嗎?”吳凡正沉浸在識海中和詞交流著,齊琴兒的聲音從他后面傳來。

吳凡睜開眼,看著眼前這個妹妹惹人憐憫的女孩正抱著一張古琴看著自己,微笑道:“當然可以啦。”

說是教授,其實不過兩人合奏罷了。一樣是流云曲,兩人卻是能彈出不同的感覺。吳凡善散音,音色渾厚,齊琴兒善泛音,琴聲玲瓏剔透。兩者相互纏繞,倒顯得相得益彰。然而琴聲正是動耳之時,突然一聲雜音響起,齊琴兒又出錯了。流云曲氣勢時而低婉,大多數琴音都比較恢宏,齊琴兒總是想改變自己的習慣跟上吳凡的節奏,然而又頻頻出錯,每次都讓她自己很是失望。

“對不起,我又錯了。”齊琴兒很沮喪。吳凡從她那里知道:這首曲子是她父母唯一給她留下來的東西。而對于為何只留下一首古琴曲吳凡雖然奇怪,但是卻沒有想著深究。

“沒事,我們可以多來一遍,多練習肯定就會成功的。”吳凡看著眼前人兒憔悴的模樣,忍不住柔聲安慰道。

“沒用的,我的身體是彈不出那種琴聲的……我真沒用,連父親母親給我留下的唯一的東西都彈不好。”說話間,齊琴兒眼眶里不禁涌出了淚,王叔并不懂流云曲,而吳凡不久就要離開,留給齊琴兒的時間不多,所以才讓她如此急迫的想要找吳凡練琴。吳凡能感覺到齊琴兒的悲傷,他清楚她很用功的在練習,然而卻一直彈不出流云的真正聲音。

吳凡看著傷心欲絕的齊琴兒,心里也很不舒服,在識海里向詞問道:“有什么辦法能讓她彈好流云嗎?”

“辦法是有,不過你要想好再做決定。”詞回答道。

“你說。”吳凡沒有猶豫。

“讓她成為修煉者,只要到了入門便可以配合心法彈奏出流云。”詞作出了解釋。

“這樣嗎,那我將《曲語》教授給她?”吳凡在識海中對詞說道。

“不可,《曲語》只能供書魄的擁有者修煉,其他人煉是沒有效果的。”

“那怎么辦?詞,你那里還有什么功法沒有?”

“有倒是有,不過…”

“不過什么?”

“書魄的功法向來是不能外露的,你可以選擇讓她拜你為師,但你自己也才入門一品而已。”

“我去問問看吧。”說罷,吳凡退出識海,對齊琴兒說道:“齊琴兒,我有辦法可以讓你彈出流云曲,不過你要拜入我的門下,尊我為師。”吳凡一臉嚴肅的看著齊琴兒。

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齊琴兒從悲傷中聽到吳凡的話很是驚喜的,不過平復過來后又有有些猶豫的說道:“拜你為師的話我要問問王叔才能做決定。”

“嗯,這是大事,必須要家里長輩同意。”吳凡知道齊琴兒理解的拜他為師不過是教授琴技,但他相信王叔一定明白其中的含義。所以只淡淡的回應著,“那我們繼續練吧,晚上回去再和王叔商討。”

“嗯,謝謝你。”齊琴兒很是感激。

山林之中悅耳琴聲繞梁不散。在太陽快落山時,吳凡推著齊琴兒往回走。行走之間,齊琴兒嘆道:“我一直沒有朋友,每天只能與琴相伴,倒也沒感覺什么不好,現在你們成了我唯一的朋友了,不知道你們一走之后,多久才能再見啊。”

“放心吧,我們以后有空會經常過來看你的。”吳凡安慰道。

“唉…”齊琴兒帶著無限的傷感,這已經是吳凡待的第十天了,她自然是知道吳凡和孫昔雪終將離開。

是夜,四人吃過飯后孫昔雪先去休息了。

齊琴兒先開口:“王叔,我想和吳凡學流云曲。”

“可以啊,有什么問題嗎?”王叔看著吳凡問道。

吳凡盯著王叔認真的說道:“是這樣的,要想學好流云曲必須拜我為師,這是我的師傅教我時叮囑的,相信王叔一定明白。”

王叔臉色微變,悠悠說道:“該來的還是來了,你來時我就知道你也是局中人,只是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教琴兒”說完,王叔眼神變得無比犀利,似乎要將吳凡看穿。

“實不相瞞,我現在只是入門一品,不過將來肯定會有所精進的。”

“入門一品?你什么時候開始修煉的?”王叔沉思了一會問道。

“二十天前。”通過這么多天的相處,吳凡清楚王叔的為人,所以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如實告訴了他。

“二十天!”王叔震驚的重復了一遍,不過很快又平復了下去,繼而問道:“那你能盡全力來演奏一曲嗎?恕我冒昧,我不得不為琴兒的未來考慮。”

“小子獻丑了。”說罷,吳凡拿過墻上的一張古琴,心里默念起《曲語》心法,手指在琴弦間翻飛,又是流云曲!不過現在的流云曲不像白天吳凡和齊琴兒練習的那般溫柔,吳凡此刻手下彈出的音符仿佛帶有一股凜冽的氣息,此時他的氣質也不再是單純的飄逸,給人一種咄咄逼人的氣勢。彈奏間,吳凡身前的古琴中積蓄的能量越來越多,終于在一曲奏完時,吳凡雙手在琴弦上猛的一撥,墻上出現一道近五厘米長一寸來深的仿佛刀砍的痕跡。彈完后,吳凡精神顯得不是很好,露出疲態,這是吳凡第一次用全力來演奏曲子,對精神力的掌控尚且不好。

王叔瞳孔縮了縮,震驚的說道:“你真的只是入門一品?”王叔見過同樣以曲傷人的功法,卻不曾見過有人能在入門一品就能激發出音刃來。想起之前吳凡才在自己眼前突破,王叔感覺自己的三觀都讓他毀了,剛剛入門沒多久,居然能作出他人三品才能做到的事。

“一品就這么厲害,不知你師父是誰?”

“師父不讓我說他的名諱,師傅長年云游,現在師門里就我一人,因是一脈相承。所以沒有師兄弟。因為男女有別,所以琴兒習不得我的功法,但我保證教授琴兒的不會比我的差多少。王叔覺得如何?”吳凡哪里來的師門,全是自己編的,不然說自己創的門派怕是連自己都不放心。

“若是能讓琴兒也怎么厲害,我當然同意讓她拜你為師,琴兒你的意愿呢?”

“我愿意。”齊琴兒柔弱的答應道

再三思量,王叔像是作出了某種決定,向吳凡問道:“那后天就進行拜師儀式,讓琴兒拜你為徒,你看怎么樣?”

“沒有問題。”吳凡欣然允諾。

在商討了一些關于拜師的情況后,幾人也都回房睡去了。吳凡躺在chuang上,意識進入識海,與詞和殺做著交流。

“詞,關于齊琴兒所煉的功法是什么?”吳凡很好奇的問道。

“適合女子修煉的功法自古就稀有,不過這套《音絕》雖然比《曲語》差了一點。但也算是珍品了。”詞說道。

“什么狗屁《音絕》,小子,我這有更適合女子修煉的功法,我的《無情》比他的好多了,要不要把我的功法教授給她啊?”殺的聲音突然傳來,內容極具**力。

“別聽他的,他的功法確實厲害,但對修煉者自己的傷害也很大,練了的沒有一個活的過三十歲!”詞瞪了殺一眼,解釋道。

吳凡知道殺沒安什么好心,也沒搭理他,問詞:“我該怎么把功法教給她?”

“到時候你就接觸到她我來把功法傳輸到她腦海中就好。”

“嗯,那就拜托了。”

“對了,小子,我提醒你一下,你同時修煉兩套功法,若是兩者達不到平衡會對你的境界造成很大的影響,所以《曲語》和《殺意》最好同時保持在一個境界,相互平衡才是正道。”殺的聲音傳來,讓吳凡吃了一驚,殺會幫自己?吳凡用疑惑的眼光看向詞,詞解釋道:“確實如此,兩種功法境界如果相差太多肯定會對身體造成一些壞處,但具體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,殺應該是曉得。”

“哼,小子,我就好心的告訴你,如果真到了那種地步,體內兩種功法就會起沖突,強者對弱者的壓制會讓弱者徹底失控,到時候你就等著爆體而亡吧。”殺說話時很是得意。

因為詞的提示,吳凡將之牢牢的記了下來,內心思量著該如何找到修煉殺意的契機,意識退出識海,沒再睡覺,又修煉了起來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寵文
  2. 玄幻仙俠小說
  3. 女強男強小說
  4. 奇幻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