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軍事> 萬世血仇

更新時間:2019-07-05 23:16:02

萬世血仇 已完結

萬世血仇

來源:掌讀520 作者:苕面窩 分類:軍事 主角:白書杰,飛燕

主角是白書杰,飛燕的小說《萬世血仇》完結版閱讀,由網絡大神苕面窩著作的一本軍事類小說,內容講述了抗日不需要理由,滅倭報萬世血仇!他在撫順煤礦萬人坑重生,必將從萬人坑殺起。不一般的抗日,訴說一段很多人選擇遺忘的歷史。他什么都不在乎,活著的唯一目的,就是要把矮矬子在華夏制造的萬人坑,重新還給矮矬子!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!這是一支為了國家不惜命,為了百姓不惜身的軍隊。他們用自己的生命起誓:寸步不讓,血戰到底!正面對決,有我無敵!文中姓名有真有假,請勿對號入座;故事情節有實有虛,請不要當成歷史教材!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話說白書杰這一世畢竟才十九歲不到,師傅林黑兒所說的不過是“虛歲十九”,真實年齡才十八歲。碰到戰金國在戰場上違抗軍令胡亂開槍,好好的一場圍殲戰,結果打成了擊潰戰。

一怒之下,白書杰就小孩子脾氣就上來了,躺在炕上裝死挺尸,不吃不喝。但他畢竟兩世為人,孰輕孰重還是能夠分清的。經過張翔苦口婆心一番勸說,他當即從炕上一躍而起。

張翔雖然也不過二十四歲多,但比白書杰他們整整大了六歲多,人生的經驗也就豐富得多。白書杰剛一起chuang,他就大喊一聲:“開飯了,今天為慶祝打勝仗,統一加餐!”

炊事班早就接到了張翔的通知,現在他一聲令下,臘肉燉粉條,小鬼子的罐頭燉白菜,四大盆立馬端了上來。四十二個人全部圍著長條桌坐下,眼睛齊刷刷的看著白書杰。

“看我干什么,開造!”白書杰大叫一聲,然后端起自己的飯碗裝了一大碗,呼哧呼哧一陣胡吃海喝。

大家都是年輕人,有氣也憋不過三天。只要白書杰一帶頭,兄弟們的情緒立馬就起來了。眨眼之間就盆空碗凈,好多人不停的打著飽嗝,直呼過癮。

“兄弟們都靜一靜,現在我們就聽一聽這次戰斗的情況匯報。”白書杰清了清嗓子:“這一次牟金義僥幸逃脫,但下一次就不一定能夠逃過我們的手掌心。我們好多兄弟都打過獵,狡猾的獵物不是那容易一下子就抓住的。大家都記住,我們是獵人,牟金義不過是暫時逃脫的獵物而已。好了,張翔給大家匯報一下。”

張翔一開口,大家的情緒頓時更加高漲。原來,這一次牟金義雖然逃跑了,但是戰斗收獲卻出奇的好!

戰斗擊斃護院六名,繳獲輕機槍一挺,子彈四箱(每箱4800發);二十響的駁殼槍四支,十發彈夾駁殼槍四支,手槍子彈六箱(每箱2400發);勃朗寧女士手槍一支,子彈兩盒(一百發);消炎藥三箱,起獲大洋六萬五千多塊,金條二十四根,糧食一千七百余斤,這是段志賢他們三班的功勞。

伏擊戰,擊斃牟金義貼身護衛九人,繳獲十發彈夾駁殼槍九支,子彈九百發。上等貂皮十二張,百年老山參四匣(四棵),完整虎皮一張(東北虎),金條十六根,各種野味臘肉一宗,這是牟金義爬犁上的東西,肯定是準備送給小鬼子的年貨。

另外繳獲爬犁五張,騾子四匹,戰馬一匹。還有女人使用的金銀細軟一箱,金懷表一只,女士手表一塊(估計是段志賢從牟金義三姨太手腕上擼下來的)。

這是小隊伍第一次真正的繳獲,或者說是打土豪得來的一筆巨大財富。白書杰什么都不關心,最寶貝的就是懷表和手表。自從在這里重生,基本上就沒有什么準確的時間概念。打起仗來,都是“大概加估計”。

什么天亮的時候,日落時分,一袋煙的功夫,半盞茶的時間,有時候白書杰自己都很糊涂:難道所有人抽煙、喝茶的時間都一樣的嗎?

因此,白書杰接過懷表和手表看了看,當場決定金懷表配給張翔使用,女士手表他自己當時就戴上了。金懷表還沒有用過,現在也沒有什么北京時間、巴黎時間,就按照女士手表上面的指針算數。

白書杰心中暗道:“別小看這塊女士手表,那可是正宗瑞士手工制作的女表。這樣放在后世,老子拿出去拍賣的話,值老鼻子錢了!”

“其實,千金寨新區根本沒有幾戶人家。牟金義這個癟犢子,為了討好小鬼子,主動把自己的三姨太安頓到這里,說是給千金寨的老百姓做個表率。這挺歪把子還是小鬼子獎勵給他的,同時也是保護他的安全,畢竟像他這樣貼心的狗腿子并不多。”

白書杰本來看著手表在這里走神,段志賢突然說出的這番話,卻讓他再次陷入沉思。

千金寨是撫順的一個地方。曾經舉世聞名,婦孺皆知。100年前人們不知撫順,卻知道千金寨。它的下面是今天的露天礦。有豐富的煤炭資源,挖出來就是可以換錢的。因為可以做到一日千金,所以叫千金寨。小鬼子稱之為:“帝國的一大寶庫。”

千金寨市街的搬遷,這在撫順城市史上是一件大事,也是千金寨人們心中永遠的痛。小鬼子于一九一九年確定“大露天計劃”,即全面擴大開采撫順西露天礦的計劃。這種帶有極大破壞性的完全揭露式開采,是一種瘋狂的資源掠奪行為。

實施這個計劃的步驟是:一九二一年撫順車站新址建筑完工,一九二二年把千金寨火車站搬入新址,一九二四年露天礦擴展到“一條通”和“彌生町”以西地區,一九二六年擴展到“三條通”,一九三一年擴展到現在市區的南端,露天礦的東界到達楊柏堡一線。

白書杰突然想起來,現在是一九二七年春節前后,千金寨街市大搬遷已經開始啟動。

小鬼子為了實現這個計劃,做了大量的輿論工作,采取了所有能夠采用的卑鄙狠毒的逐遷手段。他們的策略是:“使商民呈不安之象,人民處必去之勢。然后以廉價收買。”

首先就是組織人四處宣揚:“七年之內,干金寨街市必然全部陷落,現在的街區必然成為一片沼澤。唯一安全的地方,就是日本人在沈撫鐵路北側,渾河南岸一個低洼地帶,用廢矸子(煤層里面的夾層片石)堆出來的一個區域。如果不聽從煤礦株式會社的勸告搬遷,到時候肯定成為魚鱉,死無全尸!”

其次就是破壞交通,圍困千金寨商民。撫順炭礦重建撫順火車站(今南站)后,將原千金寨站廢棄。還把附近四周的所有建筑垃圾、廢棄的枕木鐵軌堆成小山一樣,把千金寨所有通往外界的道路全部堵死。然后堵住下水道,切斷水源!

再次,在千金寨街區底下展開野蠻爆破,放炮采煤。連續不斷的大爆破,整個市街隨之顫動,大量房屋坍塌,造成數百人死傷。尤其是半夜三更的大爆破,讓整個千金寨的近十萬人惶恐不安。

想明白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,白書杰不僅在心中暗罵自己混蛋!既然穿越過來,為什么不能利用自己“先知先覺”的通天本事,專門給小鬼子找些麻煩?

“兄弟們,剛才段志賢說的情況非常重要,小鬼子逼迫千金寨的老少爺們兒搬家,這可是一件大事。從明天開始,三個班要輪流出去偵查那邊的情況。一個就是要掌握小鬼子的動向,另一個就是要留心一下東溝亂葬崗的情況。”

白書杰想通了事情的原委,這才開口說道:“三個班七天一次輪換,由一班長張翔掌握。希望大伙兒嚴格執行戰場紀律,打仗不是兒戲,那是會死人的!戰金國留下,其他人都散了吧!”

眾人都離開以后,戰金國低著頭坐在那里。看他渾身不得勁兒的模樣,心里肯定在不停地倒騰。

“你給老子抬起頭來!”白書杰大聲喝道:“說說吧,你當時怎么回事兒?”

戰金國渾身一哆嗦:“我當時在我們一班的最后面埋伏,那四個騎馬的家伙已經要跑過去了,所以,我就——”

“你他娘的是豬腦子啊!”白書杰一拍桌子:“我們的第一條軍規是什么,一切行動聽指揮!我們不是土匪,你知不知道?如果大家都亂來一氣,搞得不好會誤傷自己人的,你知不知道?如果我當時安排一個兄弟去抓活的,你那一槍就剛好把自己的兄弟給打死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隨著時間的流逝,白書杰在隊伍中的威望日隆。兄弟們的敬畏心理,也就越來越厲害。白書杰吼一個“你知不知道”,戰金國的身子就哆嗦一下。因為他們這八個最早的兄弟,從來就沒有看見過白書杰這么大的火氣。

“大哥,槍一響我就后悔了!”戰金國畏畏縮縮的低聲說道:“真的,大哥!我當時就后悔了,心想這下子肯定要被執行軍法了!大哥,既然你沒有槍斃我,就再給我一次機會吧,我真的知道錯了!”

“你知道錯了?你知道個屁!”白書杰擺著桌子繼續吼道:“今天晚飯的時候,你當著全體兄弟們的面做檢查!什么時候大家都認為你過關了,什么時候再來找我!滾犢子,老子現在不想看見你!”

戰金國敬禮離開之后,白書杰轉過身去揉了揉雙眼。剛才戰金國的幾聲大哥,讓他心里很不好受,真心想就此原諒了他。但是,這是隊伍,不是家長里短的時候。就算是殺雞儆猴吧,白書杰也只能狠下心來拿自己的兄弟開刀!

“兄弟,你別怪我!”看著戰金國低頭遠去的背影,白書杰心中默默的說道:“這就是軍隊和土匪的區別,我們還有更艱難的路要走。原諒大哥不得不這么做,否則的話,今后的隊伍就沒法帶了。”

畢竟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腹黑
  2. 熱血爽文小說
  3. 武俠小說
  4. 軍事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