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言情> 億萬逃妻萌萌噠

更新時間:2019-08-24 08:41:59

億萬逃妻萌萌噠 已完結

億萬逃妻萌萌噠

來源:掌文 作者:米雪兒 分類:言情 主角:豐拓,盛夏

豐拓盛夏小說,作者是米雪兒,原麗莎可不是那么好打發的,要知道為了跟豐拓今天的見面,她可是付出了一年的時間。...。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豐拓自然也知道今天的主要目的。所以,他帶了阿霧。

林楓集團,要論在商場中的地位。是輪不到豐拓親自來的。只是原麗莎在茶道班和林素珍一見如故,所以,才有了他今天的行程。

盛夏打量著這別墅,雖說是在半山腰上,但風景確實別致。今天的晚宴在別墅門口開闊的草坪上,所有的桌上的鮮花,全是別墅的花園 里采摘下來的。

微風輕浮,即使已經入夜,花草的香氣依舊讓人心情愉悅。

她拿著豐拓丟給她的禮物,挽著他的手臂,跟他一起走進晚宴。

正在和賓客說話的原麗莎,一眼就看到了豐拓。不等眾人開口,就徑自走到豐拓面前了。

一身精致美麗的白色小洋裝,包裹著她,加上微卷的長發,以及頭上那用鮮花編織而成的花環,怎么看都是一副精靈模樣。

"你就是豐拓吧,我常常聽林媽媽提起你。"她笑起來,兩眼彎彎,好似一點都不介意,他帶了女伴。甚至,還惡意忽略了他的女伴。

嘖嘖,心機女。鑒定完畢!

盛夏在心里就給原麗莎定了性,輕易是再也不能更改。既然她無視她,那她才不會自討沒趣。況且,她不認為阿拓會喜歡這樣的女人。 沒勁透了,她假裝找果汁喝,松開了豐拓的手。

"恩。"豐拓涼涼的應了一聲。

不咸不淡的反應,讓原麗莎更加傾心了。她不是第一次見到豐拓。就是之前見到了,傾慕了。所以才會多方打聽跟林素珍報了同一個茶 道班。投其所好,因此才有了今天的見面。

"那我們去找我爹地吧。"她臉上的笑仿佛就沒停過,對豐拓的態度并不惱火。充分表現除了大家閨秀的風范。

身上也沒有香水味,只是淡淡的花香。

"等下。"豐拓抬頭看著盛夏的身影,只覺得頗為頭大。阿霧是真聰明,見到這種情況,已經打算偷溜了。

順著豐拓的眼神,原麗莎也看到了正穿梭在美食中的盛夏。臉上不由帶著鄙夷。仿佛沒吃過好東西似的。

她親昵的拉著豐拓的手,"阿拓,你跟她是什么關系呀?之前沒聽林媽媽提過。"跟林素珍在一起快一年多了,她清楚的知道豐拓喜歡 柔弱的女人,所以表現的更加溫婉。

"你覺得呢?"豐拓表情不變,實在看不出來什么情緒。在陌生人面前,他連厭惡的情緒都不會表達出來。

但顯然也是對原麗莎的親昵有所反感,所以借著拿香檳的動作,把她隔開。

"阿霧,過來。"

他帶她來可不是為了吃東西。

盛夏遠遠地聽到豐拓的聲音,雖然不是很明顯,但她還是一耳就聽出來了。連忙端著盤子湊了過來。

呼吸間,還有蛋糕的奶香味。

"過去看看原伯父。"他頗為屈尊降貴,親自幫她把手里的蛋糕接過來,交給服務生。

又轉頭對原麗莎點了下頭,抬腳準備離開。

原麗莎可不是那么好打發的,要知道為了跟豐拓今天的見面,她可是付出了一年的時間。

"我跟你們一起去吧,林媽媽那你們還沒打招呼呢。"她落落大方,不答應反而顯得小氣了。

盛夏舔著唇角的蛋糕屑,若有所思。什么時候,大家都稱呼阿拓的媽媽為林媽媽了?!

她的小動作一絲不落的被豐拓盯在眼里,倏然有了絲火苗光影從他眼里竄出來,仿佛阿霧做了什么十惡不赦的事,直盯的她頭頂發麻。

下意識的抬起頭,正對上豐拓的眼睛,她不明所以,他微微皺眉。

原麗莎盯著兩人的互動,心里雖然著急,表面也不表現出來。笑著拉住盛夏的手。"再不走,我爹地就要去書房了。"

盛夏莫名其妙的跟著原麗莎,心里暗自尋思,剛才她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嗎?!

原江見了豐拓,很是喜歡。不等盛夏有反應,就讓原麗莎帶著她一起到宴會上去認識些朋友了。

盛夏對那些個名媛千金一點也提不起興趣,隨便找了個借口就把原麗莎給打發了。

短短五分鐘,就變成她一個人游魂一般穿梭在晚宴的各種美食上。她吃著,還恨恨的瞧著這些暴殄天物的人。

這些參加晚宴的,有哪一個是真正享受美食的?!要不是她,這些美食就這么埋沒了。

吃飽喝足之后,她端著一杯果汁,往暗處到花園里隱秘的花架,躺在上邊晃晃悠悠的摸著圓滾滾的肚子。

吃的飽飽的,晚上好跟桐桐去開工。

現在才八點,夜還很長呢。

豐拓沒想到,原麗莎看不懂他的拒絕。原江則是直接忽略他的女伴。直到,去而復返的原麗莎,重新坐在他身邊的沙發上,這才磨滅了 他最后一點耐性。

說了些祝賀的話,徑自離開了。

看的原麗莎心里干著急,也只得回到林媽媽身邊去。

柔和的路燈下,月光也變得溫柔了。花架下邊,垂下的大朵薔薇花,一下一下,輕撫著豐拓的心。

盛夏正拿著其中一朵,放在鼻子下輕嗅著。面前那杯果汁還沒開始喝。她當然猜不到,豐拓會這么快就回來,還打算在這里睡一覺再去 找他。

"阿霧。"豐拓的嗓音沉沉的,不同于以往的清冷。

她猛地睜開眼睛,坐了起來。讓他看到她坐姿不對,又要批評她了。

"你這么快就回來啦,坐這里。"狗腿的盛夏,還不忘擦一擦座椅上不存在的灰塵,一副討好的模樣。

她對阿拓是真有心,可也架不住自己眼睛里露出的那種如狼似虎的熱切。

等到豐拓在她旁邊坐下,她已經準備把手機掏出來,執行她那對嘴親吻的任務了。

煙花有一下沒一下的在昏暗如黑幕般的夜空炸裂。盛大又短暫,四散著隱入無邊的黑暗。

她琢磨著,怎樣親吻才是最合適,壓根沒想去欣賞這美景。思前想后,只覺得現在的阿霧已經變成了瞻前顧后的婆婆媽媽。

還不如直接親上去,反正阿拓也不會有什么太大表情。

這么想著,她抬手圈上豐拓的脖子。大膽的湊到他面前,聞到他熾熱的呼吸。天時地利人和,都有了。

借著燈光,她拿出手機,不管不顧往前貼近。

夜幕上絢爛的煙火,也到了輝煌的時候。

豐拓噙著她微紅發燙的臉,冰涼涼的開口。"我以為,你想親我。"聽不出笑意,聽不出嘲諷。

今天的阿拓怎么了?

她睜著大大的眼睛,烏黑的眼珠瞧著面前的男人。

"不是,我就是想拍張照片。"她裂開嘴,笑著看向鏡頭。用借位,不知道算不算過關。因為,親吻豐拓,實在太難了。她不敢!!

按下快門那一刻,利用借位,她的臉被定格在豐拓的唇邊。兩人表情各異,一個笑逐顏開,一個不茍言笑。

嘖嘖,多么恐怖的一張照片,絕對可以辟邪!!

"哎呀,別這么緊張。拍照而已嘛。"盛夏安慰般的拍了拍豐拓的肩膀,從花架上竄到了離他一米遠的地方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萌妻小說
  2. 古代言情
  3. 女生穿越小說
  4. 現情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