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言情> 廢柴少女御神記

更新時間:2019-11-07 18:13:04

廢柴少女御神記 已完結

廢柴少女御神記

來源:麥子閱讀 作者:深秋縹緲 分類:言情 主角:修瓶,霜月

小說主人公是修瓶霜月的書名叫《廢柴少女御神記》,是作者深秋縹緲所編寫的言情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第三招。”鶴沖側身避過,寬長袖袍倏然一揮,玄鐵劍便錚鳴出鞘,僅一劍,便斷了蝶箭攜來的所有絲弦,“可以帶我去見卓撓了嗎?”......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喂,你下來!”修瓶朝鶴沖大喊。

“你上來。”鶴沖透過層層樹葉,朝那嬌弱少女勾勾手指。

修瓶拍拍手,轉身就走,“不下來,我就走了。”這樹太高,她根本爬不上去。

鶴沖微然冷笑,踏著樹身奔近修瓶,修瓶眼露狡黠,準備等他自動踏近三尺,可惜鶴沖算術精準,五盡之外便站定身子,道:“還好卓撓看不見你使箭,否則,當從墳墓里爬出來自挖雙目了。”

“你到底是誰?”修瓶如他所料,一牽扯到卓撓,便無法抽身而退,回手便給了他一箭。

“第三招。”鶴沖側身避過,寬長袖袍倏然一揮,玄鐵劍便錚鳴出鞘,僅一劍,便斷了蝶箭攜來的所有絲弦,“可以帶我去見卓撓了嗎?”

修瓶手腕高抬,以意念回收跌落一側的蝶箭,才緩緩搖頭,低聲道,“家兄在地獄,你自己找去吧。”

鶴沖很不耐煩,斜瞅著修瓶,語氣竟也嚴厲起來:“你是真不知,還是假不知?卓撓,可沒那般簡單。”

“難道他懂起死回生之術?”修瓶面露疑惑,哥哥長眠多年,往常也有不少人威脅要挖哥哥墳墓,但他,似乎另有所求?

叢林沙沙,艷陽投下一片陰影。鶴沖與修瓶不甘示弱般互相瞪視,林中走獸聞得風聲平了,開始悉索活動起來。

“都跟我來!妖女肯定在這里!她那身臭味,十里外都能聞到!”約加嚷叫的聲音又逼近了森林,修瓶將冥弓一背,跑得跟風一樣快,“我有急事,后會有期!”

鶴沖沒理她,將玄鐵插回劍鞘,直接朝樹林深處行走。

蘇哈扎漱連忙跟上,問道:“小王子,她果真不知道卓撓便是戰神之傳聞么?”

得戰神者,得天下。若她真得了戰神,不可能弱成這樣。雖說卓撓輪回時是她兄長,但恢復神身后,應該把一切塵緣都忘光了,能不能再將他召回凡世,還是個問題。

“小王子?”蘇哈扎漱不死心地喚了聲,但鶴沖看似走得不慢,眨眼卻消匿于林間,蘇哈扎漱無奈,只能展開輕功猛追。

山野吠聲猖狂,約加拉著一干獵犬到處尋修瓶,不過修瓶無心與他碰面,她還沒強到能與整個尼族翻臉的程度。

修瓶繞路返回高辛,直跑至城郊一片烏桕林,才呼著酒氣,倚著顆老樹準備睡上一覺。

今日實在太疲倦了,碰上了一個不知敵友的鶴沖,打了場一敗涂地的架,此刻日暮西沉,應該沒人再來打擾了她了吧?

“汪汪汪……”然修瓶剛想閉目,便聽見一串尖細的犬吠聲。

“誰?”修瓶一個激靈強打精神。

“汪!”吠聲似乎就在跟前,修瓶不得不睜開沉重的眼簾掃視。末了,終于發現落葉中探出的一個小狗頭。

修瓶素來愛狗,便微笑著向它打了個招呼:“你好啊,小狗。”

小狗并不領情,反而叫得更兇。

“你受傷了?”修瓶吹開落葉,輕輕捧起似乎才滿月的小狗,它右腿歪垂著,像斷了一樣,應該是剛從捕獸夾里逃脫。

“沒事的。”修瓶撕下一塊衣角,幫它簡單包扎傷口,“等我休息會,就幫你找些藥汁哦。”為了不驚擾它,修瓶爬上古樹,躺在交錯的樹干上入睡。

一襲紫白輝映的長裙垂下樹來,隨著晚風微微**。小狗默默昂望少女,她頭發及衣裳都臟污不堪,然露出的一截皓臂,卻如背上所負冥弓一般潔白。

蟲鳴蛙語,夜色正濃。修瓶睡得正熟,趴在樹根上的小狗忽然豎起小耳——似乎有不尋常的氣息正在接近?林外隱約傳來喧鬧聲,小狗站起身,定睛望著南側彎曲的小道。

“汪汪……!”小狗吠聲甫出便嘎然而止,修瓶驟然驚醒,羽箭直扔樹下,低喝道,“住手!”

“是你?”樹下人影松開手中小狗,瞥了眼插在一側的羽箭:“你箭法夠有趣的。”

“別傷害它吧。”修瓶認出了他,那個面容清俊的少年,此刻正背著個大包袱站在樹下。

林外似乎呼聲洶涌:“快追!別放走小賊……”。

“廢話少說,快逃!”少年一溜煙似的跑了。

異聲連連,小狗早躲遠了,在一棵樹后伸長狗頭亂叫喚。修瓶躍下樹,喝道:“別叫!我要走了,后會有期!”小狗果然閉了嘴,卻跟著修瓶一跛一跛地跑。

“在這里!”林中忽然涌進一隊手執火把的護衛,小狗見了,再次放聲吠叫。

“找死!”一名護衛隨手便將佩刀砸過去,不料身子忽然騰空飛了出去。

“糟糕!拉錯了!”修瓶將如鞭的軟箭一甩,丟開那名護衛,又去拉小狗。

“捉住她!她是小賊的同黨!”原來是白日與之交過手的刀客,正引著數人圍上了她。

修瓶軟箭纏空,急忙騰身回旋,足尖點上刺來的數柄彎刀,同時數箭望下齊射,試圖解開包圍,結果箭去圈外,只射中東南一名吶喊的小廝。

小狗腿有傷,身子卻不笨拙,一直在刀光中跳來跳去,追逐在樹上逃竄的修瓶,修瓶宛如猿猴,攀著樹枝忽上忽下,不時射出冷箭以退護衛,只是多半落空,反而被眾人越逼越緊。

“小賊!給本護院滾下來!”一名頭戴方巾的男子自樹干中閃身躍來,長棍自上而下,擊上正與刀客交鋒的修瓶,修瓶背后忽痛,一聲悶哼,重重摔下樹來。刀客見狀,不由分說舉刀來劈,但小狗倏地竄過來咬上他**。

“臭狗!”刀客痛得臉色扭曲,回刀就要殺了這臭狗。

“住手!”修瓶翻身護狗,隨手一箭丟向刀客,這回倒是沒偏,箭尖劃過刀客小腹,帶出一道鮮血。然身后亂棍打來,修瓶無法閃避,正好給劈了個頭破血流。

“捉住她!”有人剛發令,就聽到一聲慘呼,循聲望去,卻是刀客被銀絲攀身,瞬間裹得嚴實。

“這是何物?”有人走上來戳銀絲,豈料銀絲若蛇,眨眼纏上其手,他拿刀去劃,然銀絲即軟且韌,非但未劃斷,反而加速纏縛,將他也變成一個白布袋。

護院長眼睛一掃,見到修瓶手中弓箭,心里頓時倒吸口涼氣:冥繭之弓?

夜色中,冥弓泛著如月明光,柔美而妖異,緊緊浮繞于昏迷的主人周圍,令人不敢靠近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古裝小說
  2. 古代言情
  3. 架空小說
  4. 女強男強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