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都市> 重生之新妻如故

更新時間:2018-09-09 12:37:00

重生之新妻如故 已完結

重生之新妻如故

來源:微小寶 作者:輕薄假象 分類:都市 主角:祁琰泠,云染染

主人公叫祁琰泠云染染的書名叫《重生之新妻如故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輕薄假象寫的一本都市類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他緊緊的抱住她,“行,我永遠在你身邊,陪著你。”......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在墓地旁邊停著一輛黑色蘭博基尼,祁琰泠別有深意的眼神淡淡看著云染染,沒想到在這兒又碰上她?

他拿起手機撥出電話,“宋元,去查下今天誰去過云家墓地,云染染慕前的那束滿天星是什么人放的,以及相片上女人同云逸軒之間的關系。”

“好的,祁總。”宋元沉默了一分鐘,吞吞吐吐的說道:“祁總,老爺子那邊來消息了,下令只有一個月的期限。”

祁琰泠不由得蹙眉,原本緊繃的面容上充滿寒意,老爺子逼婚都逼到這份上了,就這么想讓他成家生子么?

像祁琰泠這樣的男人,不知有多少女人為之瘋狂。

祁琰泠掛了電話,沉默不語,A市的所有女人,他都不感興趣,他唯一在意的……

只是這回,老爺子肯定是認真的,怕是躲不掉了。

笙簫音樂館,云染染和凌思雪坐在,聽完云染染的一席話后,凌思雪驚訝不已。

“我不信,染染早已去世四年了。”

“我也清楚這些不科學,看來我只能用另一種辦法讓你相信。”云染染目光緊盯著凌思雪,眼神中充滿真誠,“大四圣誕前夜,我們兩個去酒吧,將你那腳踩兩只船的男友給揍了一頓,至今他都不清楚揍他的人是誰。”

“你曾經告訴我,你在家一直都是乖乖女,可有一次為了買裙子,偷了家里錢,擔心父母批評,便撒謊說是弟弟偷的,弟弟被狠狠教訓了一頓,還摔到了地上,膝蓋都蹭破了,你為這件事后悔不已,于是無論他要什么,你都會努力給。”

“染染……你真是染染?”凌思雪難以置信的看著云染染,聲音都在發抖,“這些秘密,我只告訴過染染。”

“不然你去市二院查查,我應該是被醫生宣判死亡后才醒。”云染染淡淡的說道:“其實,我也很意外,這種靈異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。”

其實換做是任何人,估計都會大吃一驚,一場車禍,再醒后竟換了身份,連身體都不是自己的。

“那你目前有什么計劃么?染染,你是不是要報復寧志遠?你可別冒這個陷。”凌思雪一臉擔心道看著云染染,“如今的寧志遠心狠手辣,做事雷厲風行,你這樣去簡直就是以卵擊石,如何斗得過大權在握的他?”

云染染勾起唇角,示意讓她別緊張,“放心吧,我并非沖動之人,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找到我爸爸在哪家醫院,然后把他接過來照料。”

“但我目前卻生活在水深火熱中,林曉夏她有一個嗜賭如命的弟弟,她掙的所有積蓄都被她弟給敗光了。如今,母親得了腫瘤,急需40萬治病,她弟見她斷氣了,把她丟在醫院走了……”

“我需要的你幫助,能讓我在你家住幾天么?讓我先處理好原主那堆爛攤子,找到住所接我爸過去。”

“那個……”凌思雪有些尷尬的絞著手指。

云染染有些失落的強撐出一抹微笑,“沒事,不行的話,我再想別的辦法。”

“我當然想幫你。”凌思雪連忙說道,“唉,你也清楚我家條件有限,加上我爸媽……”

凌思雪說道:“要不我幫你租個房子,這樣你也方便很多。”

“小雪,多虧有你,謝謝。不然的話,我肯定要流落街頭了。”

吃過飯后,凌思雪把筆記本和錢包交給云染染,云染染開了電腦,輸入自己在瑞士銀行的賬號。

她之前和哥哥在瑞士銀行各辦了私人銀行賬號,她在里面存了三千萬,哥哥存了六千萬,這件事,她從未告訴過任何人,只有她和哥哥知道,這些錢只有在危機情況下才會動用,即使云家出現危機,也沒人會碰那里的錢。

但如今,她急需這些錢,有了資金才能查到爸爸所在的醫院。

只是,云染染不可置信的是她的賬號被凍結了,顯然是有人將那里的錢轉走了。

為什么?

云染染連忙登哥哥的號,也被凍結了。

寧志遠,你真狠!

云染染驟然記起曾經有一天,她枕在他的胳膊上玩電腦,寧志遠突然冒出一句玩笑話,她若不是云家的大小姐,他會更愛她。

那晚他輕撫著她臉頰,目光柔和的看著她說:“染染,說真的,就你和我一起過普通人的生活好么?”

她笑了笑,輕輕伏在他耳邊說:“不行,我可是有小金庫的人,我要**你一輩子。”

他緊緊的抱住她,“行,我永遠在你身邊,陪著你。”

可能從那刻起,寧志遠便知道那個秘密,于是在她死后,便利用死亡證明把她所有錢都卷走。

云染染萬念俱灰的坐在凳子上,這該如何是好?

現在的她不僅一無所有,還欠了一堆債,她怎樣才能找到爸爸?

以她對寧志遠的了解,他肯定不會給爸爸最好治療,加上楊家那對狠透爸爸偏心的母女,還不知道會如何折磨他。

爸爸因對媽媽的愧疚,所以從未對楊家母女有過好臉色,每個月只是寄一些生活費過去。

因此楊家母女為此找爸爸爭論過多次,結局都是讓爸爸的保鏢給轟走了,她但現在都忘不了那對母女怨恨的眼神。

只要她一靜下來,便能腦補出爸爸被人虐待的場景,而她空有滿腔怒火,卻無能為力。

爸爸一定是傷心過度,才會一病不起,這是心病,她得趕緊讓爸爸知道她沒有死才行。

但她目前連爸爸在哪家醫院都不知道,就算查到了,寧志遠也一定會派人嚴加看守,大概只有寧志遠和楊家母女才能進去。

云染染就像是掉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,周圍漆黑一片,讓她看不到希望之光。

酒吧內,云染染坐在吧臺前,手里拿著高腳杯,眼神中沒有任何焦距,她在酒店房間悶得慌,于是便穿了件黑色吊帶裙,來這里買醉。

她一連喝了好幾杯,只覺得頭暈目眩,有那么一瞬,她想醉死在這里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做。

猜你喜歡

  1. 都市婚姻
  2. 都市小說
  3. 重生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