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官場> 官場鐵律之正氣

更新時間:2019-11-29 10:23:45

官場鐵律之正氣 連載中

官場鐵律之正氣

來源:優閱云小說 作者:關越今朝 分類:官場 主角:李光磊,何雨萌

獨家小說《官場鐵律之正氣》是關越今朝最新寫的一本官場類的小說,主角李光磊何雨萌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常主任,到底什么原因?”李光磊依舊看著常有禮。.........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盡管麻煩還在后頭,不過工程總算開始了,工作組諸人都很興奮。但在興奮之余,其他人員更多的是激動,而葛玉慶卻多了份惆悵,李光磊則還有著深深的忐忑。

  葛玉慶惆悵的是,現在工程已經開始,真正是開工沒有回頭箭,只能前進,不能退縮,即使彷徨都不該有。可正如李光磊所說,用錢地方多的是,到哪去弄那些錢?雖說車到山前必有路,可他已經趟了許多荊棘,楞是沒踩出一點點路來,這和預想差別很大。而更令他惆悵的是,這份擔憂只能埋在心底,還得表現出成竹在%的架勢,這就更折磨人了。

  李光磊和葛玉慶一樣,也在愁錢的事,也在為籌錢想辦法。除此之外,他還多了一份擔心,擔心戲法變漏了。如果真是那樣,可就麻煩了,更麻煩的是肯定還要影響到修路大計。

  對于李光磊和葛玉慶的內心,好多人看不到,但能看到的是修路搞起來了。而且不但設備和技術人員無償服務,還有著五、六百人的義務勞動力。人們對于這些現象,既好奇,也不解,還有著諸多的猜測。

  在這些人中,有人可不僅是好奇那么簡單,而是有著深深的妒忌與憎恨。他們不能接受的是,憑什么是那倆家伙搞起來,那就是兩個沒人理的倒霉蛋。越想越氣,越想越恨,恨不得那倆家伙馬上倒霉,倒的霉越大越好,最好是再也爬不起來,永世不得翻身。

  對于人們的諸多心態,李光磊能想得到,但他沒時間去細想,光是修路的事就忙得不可開交。

  相比前些時候召集人手,現在李光磊又忙了好多。這些天,葛玉慶忙著找支持、拉贊助,修路現場的事就落到了李光磊頭上。雖說交通局贊助了設備和技術人員,幾百號村民也是義務做工,但還有許多管理工作要做,這自然就落到了李光磊頭上。

  在這期間,李光磊主要抓的就是安全和銜接,安全無小事,銜接很重要。對于安全問題,李光磊特別注意的是兩方面,一是施工現場安全,二是食品衛生安全。

  施工現場既要安全生產,也要防火防盜,李光磊讓龐大剛輔助來做。龐大剛是“老鳳角”,又做過主抓安全的副鄉長,現在也一直負責治安,對于安全管理很在行,也非常盡職,為李光磊分擔了不小的壓力。

  義務幫工人員的午晚餐,還有交通局人員的一日三餐與住宿,都由工作組負責。剛開始兩天,上工人員達到了五百多,后來根據工作需要,減掉一多半,但每天至少還有二百多人。雖然葛玉慶指定齊祖仁具體來做,但李光磊并不敢忽視,仍然密切關注著。這既因為涉及數百人安全,更由于對齊祖仁的質疑,他總覺得這人靠不住。

  除了這些事宜,村民與技術人員、村與村之間,還有好多事情需要溝通、磨合,這也是需要李光磊著重注意的。

  每天奔忙于工作組和工地之間,暫時拋開以后的煩心事,李光磊忙并快樂著。可是剛開工不到一周,麻煩就來了。

  這天上午,李光磊因為忙于給鎮里的報表,晚去了一會兒工地,龐大剛電話就來了。

  剛一接通,就響起龐大剛急促聲音:“李組長,有村民阻撓施工,不讓機械進場。”

  李光磊急問:“為什么?哪的人?”

  龐大剛道:“是樺樹背村的二賴、三賴,親*哥倆。這次修路,各占了他們兩家二分地,他們就以這個理由阻撓。誰說沖誰來,村書記、主任說話也不行。”

  “不是這些事都協調好了嗎?怎么還有這事?”李光磊又問。

  “他們現在就躺在鏟車前,也不說具體事由,反正就不讓機械動那兩塊地,分明就是賴皮。”停了停,龐大剛壓低了聲音,“你看是不嚇唬他們一下,實在不行讓張猛來?”

  略一沉吟,李光磊給出回復:“暫時先不要激化矛盾,你只管控制好現場,并適當關照交通局人員的情緒,我馬上就去。”

  做過交待,簡單安排了一下,李光磊駕駛著剛買的二手摩托車,一溜煙的奔向施工現場。

  經過二十來分鐘行駛,摩托車到了樺樹背村地界,遠遠便看到了圍觀的人群。

  摩托車停在人群外圍,李光磊從車上下來,順著人們讓開的通道,徑直來在人群中間。

  一臺鏟車停在當場,鏟斗前躺著一個人,鏟車尾部也躺了一個。這兩人大約四十多歲年紀,一樣的灰色衣褲,一樣卷頭發,容貌也很像。現場濃重的氣味,還有那兩人赤紅的臉頰,表明這兩人喝過酒了。

  明明感受到有人繞著身邊走,但地上二人依舊雙目緊逼,而且還向鏟車方向滾了滾。

  在繞著場子轉了兩圈后,李光磊沒有看著那二人,而是盯在了常有禮臉上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剛才就想匯報,被李光磊眼神制止了,現在對方發問,常有禮趕忙搭話:“李組長,是這樣的。修這條路需要經過他們兩家……”

  李光磊抬手打斷:“前面的事我都知道,不就是修路各占了常萬富、常萬貴二分地嗎?你自告奮勇由村里處理,事后當面向我匯報,說是都已經處理妥當,怎么又鬧出這檔子事來?”

  “是呀,是處理了,村里專門給他們協調了好地塊,還特意多給了一家二分地,當時他們也都答應了。可今天一早,他們就這樣了,說是不要換的地,只要這塊。”說到這里,常有禮轉向地上二人,“二賴、三賴,做人不能貪得無厭,更不能出爾反爾。就照這樣做,根本就沒人跟你倆打交道,要再賴著就犯法了。”

  鏟斗前的人連打兩個酒嗝,說了話:“犯,犯他娘甚法,老,老子自己的地,不讓占就不讓占。”

  常有禮手指對方:“二賴,這地是國家租給你種的,又不歸你個人,現在國家要修路,你有義務配合并服從,否則……”

  “國家修路?我,我怎么不知道,還不是工作組那幾個人瞎搞的?這路成不成還兩說,我可不想自家好地受影響,到,到時候要是成了爛……爛尾巴項目,受影響的可是整塊地,沿線這些地都要受影響。大伙醒……醒吧,可不能讓他們瞎折騰。”二賴子常萬富說到這里,睜開眼看著李光磊,“李組長,我也是就是論事,你可不要挑理。”

  李光磊并沒理這個醉鬼,而是仍對常有禮說:“他們躺在這想干什么?”

  二賴子搶著做了回復:“不干什么,就是不讓從我家地里走,我得給兒孫留下幾塊好地。”

  “常主任,到底什么原因?”李光磊依舊看著常有禮。

  常有禮一臉尷尬與無奈:“那天說的好好的,就差簽字畫押了,誰知他們今天就躺這耍賴了。”

  “耍賴,老子是耍賴嗎?老子這叫爭取……爭取那個什么來著?叫……權益。”三賴子常萬貴也睜眼說了話。

  常有禮指向三賴子:“你,你爹還得叫我一聲大兄弟,你倆反倒當起老子來了,還有沒有一點兒……”

  “屁,狗屁。當大輩要……要有大輩的樣。要是做事公道,替百姓想……想事,那我就敬你這個大輩。要是就……就知道舔鄉干部溝腚子,就知道壓……壓老百姓,你倒是個*。”三賴子的話更難聽了。

  “我*你姥姥。”常有禮也罵了臟話,向著三賴子奔去。

  李光磊一伸手,拉住常有禮:“干什么?”

  三賴子齜牙嚷道:“常,常有禮,你還想打老子呀?你,你這算什么干部,比周扒皮還……可惡。”

  常有禮氣的呼呼帶喘:“你,你他娘,你們倆想干什么?”

  “不干什么?只要不占我們地,我們立馬起來走人。”二賴子接了話。

  常有禮急道:“沒門,定的事……”

  “常主任,你們村不修了。”李光磊忽的接了話。

  現場一下子靜了下來,人們都以為聽錯了,怎么能說不修就不修呢?

  一楞之后,常有禮急道:“不修怎么行?全村人可都盼著呢。再說了,全路段是個整體,哪能落下一段呢?工作組不能不管我們。”

  李光磊嘆了口氣:“常主任,不是工作組不管,是你們村不讓呀。這條路一開工,就先從樺樹背修起,工作組夠意思了吧?至于路段是否完整,這就不勞你操心了。況且樺樹背本就在路的一端,也不影響其它路段完整性,還能省不少費用。”

  “這,這,李組長,樺樹背出的人力最多,你……工作組得夠意思呀。”常有禮真急了眼,說話也口無遮攔,“如果要是真不給村里修了,現場這么多人怕是要出事呀。”

  李光磊冷哼一聲,提高了聲音:“哼。常有禮,做村里工作不咋地,倒學會威脅人了。是工作組不給你們修嗎?是嗎?事情弄成這樣,完全是你這個村主任沒盡到責任,人們都看著呢,又不糊涂,根本不會找工作組的。至于我夠不夠意思,有人心里明白。”

  常有禮急忙解釋:“這,我,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……”

  李光磊冷冷瞪了常有禮一眼,又看向龐大剛:“換地方。”

  就這樣,地上二人沒有了躺下去的理由,一骨碌身爬了起來。

  盡管常有禮言辭懇求,盡管其目光急切,但裝載機還是轟隆隆的開走了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腹黑
  2. 官場小說
  3. 職業小說
  4. 勵志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