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短篇> 絕不放手之侵心記

更新時間:2019-03-18 14:54:45

絕不放手之侵心記 連載中

絕不放手之侵心記

來源:落初文學 作者:冬臨淵 分類:短篇 主角:譚鋆錦,鄭久霖

主人公叫譚鋆錦鄭久霖的小說叫《絕不放手之侵心記》,是作者冬臨淵所編寫的短篇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十年相守,兩年戀愛,換來的卻是,“鄭久霖,你定然知道死皮賴臉纏著我會影響到我的前途,再說,你自己不干凈怨不得我甩了你!”鄭久霖滿眼凄楚悲傷,流著寒心的淚,默默望著絕然離去的譚鋆錦。……一晃又三年,譚鋆錦卻發現他心里一直駐著的人,是他一直看不上眼的鄭久霖。他幡然悔悟,洗心革面,全面出擊重新追求鄭久霖,只是心內忐忑,不知道躋身社會名流的鄭久霖,是否愿意回頭啃他這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譚鋆錦在下午五點半回到京達附屬第一醫院,在走廊上,迎面碰到表叔的主治醫生王洋和鄭久霖,他倆邊走邊聊,在談論有關表叔手術安排的情況。

“明天做細致的心臟彩超,之后,心內科的專家會為他會診,如果病人符合手術要求,我會盡快為他安排手術,另外你也不必太緊張,我看著你這樣,很替你擔心。”

“謝謝醫生,我沒事,表叔手術的事兒,麻煩你多費心。”

“放心,我會盡職盡責。”

……

鄭久霖和王洋醫生的交談內容,一字不差地落入譚鋆錦耳中。

譚鋆錦不由瞅了王洋一眼,這位醫生對鄭久霖很是關心,莫非他對他有興趣?切――什么道貌岸然的白衣天使,簡直是衣冠禽獸,……鄭久霖在招蜂引蝶,干的甚事嘛?!

鄭久霖看到譚鋆錦就跟王洋醫生分開,王洋自去他的辦公室。

鄭久霖望著譚鋆錦,關切地詢問:“鋆錦,下午你去了哪里?表叔就要做手術,你不在怎么能行?”

譚鋆錦英俊的臉上滿是嘲諷,“對,就你關心表叔,巴著醫生不放。你這樣纏著他是想為表叔家省下手術紅包錢?這也行,夠本事,不愧是靠臉吃飯的!”

鄭久霖被譚鋆錦不帶臟字罵人的勁頭給擊懵了!他跟王醫生在咨詢有關表叔手術的具體安排,怎么就成“巴著他了”。

因為被譚鋆錦誤會,鄭久霖趕忙解釋,“鋆錦,微博視頻上的男人確實是我,可阮琴女士的緋聞男友卻是,……誒,鋆錦他是別人,我只是……一個替身……”

譚鋆錦能讓鄭久霖說話嗎?他直接拒絕再聽,“鄭久霖,我都說了表叔由我和表嬸照顧,這里真沒你什么事兒。還有我和你之間已經結束,你跟娛樂圈的什么人有牽扯,與我無關!”

因,手術在即,表叔家的兒子從部隊給他們打來電話問候,表嬸搶過表叔手里的電話跟兒子絮叨開了,“大臣,你爸就要做手術,媽這心里七上八下不安穩,你跟媽說,你爸的手術一定能成功。”

表叔和表嬸的兒子叫穆臣,他媽就管他叫大臣,為著他的前途兩口子一致決定送他到部隊,接受國家的培養。好在他兒子很爭氣,這會兒已經轉為士官,在東北當兵已經六年。穆臣比譚鋆錦大4歲,平時跟他沒話題,跟鄭久霖的脾氣倒是很和,兩人相處不錯。

穆臣在電話那頭堅定地說道:“媽,爸的手術一定成功,你放心!媽,誰在醫院幫著照顧爸?”

表嬸打個電話亂跺腳,圓臉上橫肉涌動,激動地說:“都是你媽忙前忙后照顧你爸,鋆錦那小子油腔滑調指望不上,久霖大概心里有事,反應太慢,有時候叫他都聽不見,兒子誒,媽想你了!”

穆臣聽說鋆錦和久霖都在醫院幫忙,他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下,跟他媽說:“久霖哥在不?讓他跟我通話。”

表嬸心內委屈,哀求道:“大臣,媽跟你還有話說。”

穆臣解釋道:“媽,我晚上有任務,你讓我跟久霖哥說句話。”

表嬸因醫院的供暖很足,她嫌熱脫掉外套,露出內里的大紅毛衣,臃腫的身材暴露無遺,但她行動很是靈活,呲溜一下子,竄到門邊,推開門,探出頭來,在長長的醫院走廊瞧看,剛好譚鋆錦和鄭久霖走來,她急得擺手,“久霖,大臣要和你通話,”說著將手機遞到久霖耳邊,再次小聲囑咐道:“他有任務你撿要緊話說。”

鄭久霖點頭,接過手機去了一邊,大臣問他道:“久霖哥,最近好嗎?在京城拍戲辛苦吧?我們休息時也能去指定的區域上網,你參演的電視劇我有看,可是沒找見你的鏡頭,這是怎么回事?”

鄭久霖見譚鋆錦在不遠處,自然不愿意提演戲的事兒,他跟穆臣說道:“出品方會后期剪輯,有些鏡頭因片長、審核等問題會被刪除,但是片酬照發,大臣,謝謝你關心我,哥在京城挺好的!”

鄭久霖又打問穆臣的近況,穆臣告訴他,在東北處了個女友,叫他替他保密,說她媽覺得還是本地人靠譜。

鄭久霖小聲道:“曉得了!”

穆臣將電話掛了!

表嬸急眼了!

她責怪鄭久霖連著捶打他幾拳,“久霖,你個自私鬼、挨刀貨,哦,緊著你倆說話,不知道讓我這個當***跟他說?”

鄭久霖因受到擊打,黑亮大眼睛眨動,睫毛一翹一翹,雙手抵擋架開她,好言相勸,“表嬸,大臣領導突然喊他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!”

表嬸不讓,接著罵道:“看你挺老實一個娃,咋啦?學會睜眼說瞎話了?走,進去跟你表叔說去。”

譚鋆錦看著表嬸無理取鬧,在一旁煽風點火,冷冷說道:“表嬸,你心咋這樣善?混過娛樂圈的人,能老實到哪里去?,”

譚鋆錦一說這話,表嬸立馬不鬧了,目光在譚鋆錦和鄭久霖臉上來來回回地瞄,片刻后問鄭久霖,“久霖,你的心眼真變啦?知道咱老家人最看重甚?是名聲、是清白,你老實交代,做了啥事讓鋆錦這么說你?”

鄭久霖是想跟表嬸解釋,但他更在乎譚鋆錦的看法,鋆錦已經在氣頭上,根本不讓他說話,望著他淡漠轉身要走的樣,他只好沉默,還是等表叔手術后,跟鋆錦私下解決。表嬸一個女人家,也聽不得他和鋆錦之間的感情事兒。

表嬸看鄭久霖沉默,氣得幾乎爆發,抬起胖手指狠戳鄭久霖光潔的腦門,罵道:“你個灰鬼,我算是眼上糊雞屎,錯看了你!”

表嬸丟下他倆個,嘀咕:“什么腌臜事兒,要不是老頭子手術,一早攆你走!”

鄭久霖走到譚鋆錦身邊,攔住他語氣溫和地請求:“鋆錦,去看看表叔!”

譚鋆錦猛地湊到鄭久霖眼前,他的鼻子幾乎碰到他的額頭,一股熱流噴涌,譚鋆錦罵道:“喲,臉皮夠厚,人家罵上也不走?”

鄭久霖躲開他近在眼前的俊顏,心里很難過,依稀感覺鋆錦不會再給他機會了!

表嬸再看鄭久霖時,就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,看見他就聯想到可憐的鋆錦,心里憤憤不平:鋆錦這娃命不好,爹媽死的早,之后,爺爺也沒了。最后,竟然讓鄭久霖這個鱉給捉拿,好好的娃,給弄成啥樣啊!

譚鋆錦要給表叔去洗換下的臟衣服,表嬸直接拽回來,指揮鄭久霖,“喏,洗去,多放洗衣粉,多漂洗幾次,晾衣桿得抹干凈……”

在病chuang上躺著的表叔,望見自家婆娘對久霖的態度,覺得納悶,“老婆子,你使喚久霖怎么跟使喚丫頭似的?人家久霖不欠咱的。”

表嬸脫口而出,“怎么不欠?他欠,”她望到譚鋆錦,覺得受害者聽不得這些,笨拙改口道:“我使喚他咋啦?就洗下衣服手能少塊皮?”

表叔看他老婆心內有氣,以為是因他手術的事心情焦躁,便不敢再提其它事兒,只得忍。

后來,他老臉一紅,壓低聲音催他老婆說:“你去看看,我那大褲衩子裹衣服里,你可甭叫人家洗。”

表嬸用胳膊肘拐了表叔一下,呵斥他道:“你躺著吧,操甚的心?”

譚鋆錦見著老兩口當他的面說話不方面,很有眼色地道:“表叔、嬸兒,我去外面抽支煙。”

表叔想說譚鋆錦幾句,勸告他,不到入社會的年紀,少跟人學抽煙。

表嬸卻接過話題,笑著答應道:“行,你去吧,這有我呢!離那個貨遠點,咱開心就好。”

表叔疑惑問道:“你們說啥?那貨是誰?”

表嬸一抿嘴露出不屑表情,打斷他老伴的問話:“我出去一趟,兩分鐘就回來――”說完風風火火地跑了。

表嬸找見在醫院走廊晾衣桿下,伸手晾衣服的鄭久霖。抱著胳膊對他冷嘲熱諷,“這會兒,后悔了?早干嘛去了?做了對不起我們鋆錦的事兒,從我這就不讓你,告你,甭跟我老頭子叨叨,”鄭久霖晾完衣服,拿起盆,面對表嬸鄙夷厭惡的眼神,說道:“表嬸,我跟鋆錦沒事兒,你跟表叔甭擔心。”

表嬸更相信譚鋆錦,她聽到鄭久霖有狡辯嫌疑,噴出一句:“你當我瞎啊?我是過來人知道誰是誰非,你趁早滾蛋,離開鋆錦,他一個好好的大學生讓你禍害成什么樣了?”

鄭久霖語氣一直平和,跟表嬸商議,“表叔術后需要人護理,你讓我留下來幫幫忙。你也知道鋆錦很忙,我怕他到時候會抽不開身。”

表嬸聽說心內合計了下,點頭說道:“行,不過還是那句話,少在我老頭子跟前顛倒黑白,不許跟他多話。”

鄭久霖無奈答應道:“都依表嬸。”

表嬸不能離開表叔太久,盡管她還想罵鄭久霖,也只好做罷!

鄭久霖將盆放到表叔的病房,之后,去找王洋醫生,咨詢好多術前準備和術后護理方面的問題。王洋極有耐心,盡量用通俗易懂的言語跟鄭久霖說明。

譚鋆錦抽了支煙后,接到邵東女友甄甜甜的電話,叫他上網支持她的直播,譚鋆錦照做,只是在打賞上面,吝嗇很多,只送了她一輛虛擬豪車。甄甜甜自從跟了官二代――邵東在錢財方面看得很淡,沒有在意這些小事。

表叔的手術被安排在3月1日上午九點四十。當表叔身著藍色手術防菌服被推進心內科手術室時,作為等候“家屬”的鄭久霖眼圈發紅幾乎掉下淚來,人生在世,最怕生病,希望表叔能過這關。

表嬸注意到鄭久霖的哀戚之態,氣得攆他,“走走走,你先出去,看著你觸我霉頭。”

鄭久霖望著抱著雙臂立在墻邊的鋆錦,妄想他能做主留下他,但是譚鋆錦冷漠的眼神,讓他心內更加難受。

鄭久霖左右為難,猶豫一陣,遠離手術室,去外面候著。

經過漫長的近4個小時的等候,手術室門上表示為“手術中”的燈終于被關上,主刀醫生王洋和醫護人員推門出來。

王醫生向表嬸和譚鋆錦說道:“手術很成功,病人因麻醉還未醒,待會兒會轉到普通病房。”

表嬸一直緊張的心放松下來,人瞬時癱軟,譚鋆錦手疾眼快,從后面撐著胳膊抱住她。

鄭久霖也聽到動靜,趕忙跑進來,望見表嬸虛脫暈倒,求助王洋醫生,王洋醫生叫護士過來,給她喂水,表嬸緩過勁兒。撐著身子,央求譚鋆錦,“不用管我,看看你表叔去。”

這時幾個護士推著表叔出來,鄭久霖搶先一步去看表叔,發現麻藥未過,人沒醒。便問王醫生,“醫生,表叔什么時候會醒。”

王洋看了下手表回答:“具體要看病人的情況,手術預估4小時,他應該馬上會醒。”

……

術后護理很重要,護理工作比較繁瑣,病人情緒也不穩定,需要護理人有極大的耐心。

鄭久霖一直守候在表叔chuang前,忙前忙后,幫他擦身子、喂飯、協助他上廁所,在表叔因傷口疼痛發脾氣時,寬慰他。

譚鋆錦相對輕松,他只需要幫表叔、表嬸打飯,催促護士為表叔掛鹽水、換藥,跟主治醫師王洋詢問術后恢復的情況。

表嬸在關鍵時刻掉鏈子,她因心里著急,飲食不調,上火導致滿嘴燎泡,需要休息。

更多章節在線閱讀

猜你喜歡

  1. 古代言情
  2. 古代短篇
  3. 腹黑
  4. 熱血爽文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