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頁> 小說庫> 歷史> 三世傾城

更新時間:2018-11-20 14:36:04

三世傾城 已完結

三世傾城

來源:萬讀小說 作者:小肥豬 分類:歷史 主角:鶴騫,思傾城

主角是鶴騫思傾城的小說叫《三世傾城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小肥豬最新寫的一本歷史類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垂下了羽睫,撲閃著像兩只脆弱的蝴蝶,只是望著身上蓋著的云錦被子,沒有言語。久久的沉默徘徊在宮殿之中,只有燈影閃爍不定。.... 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一群穿著錦繡的妃嬪闌珊退下,本以為這次能搬到一兩個得皇上寵愛的女子,沒想到哪兩個狐貍精還是一樣要風得風。

 “姐姐……”王柔擦去眼角的淚痕,紅著雙眼拉住我,語氣怯怯叫人心軟。

 而我擋開了她的手,“王柔我心情不佳想要四處走走,你自己以后小心一些。”我真心實意地勸她,無論是被愿望的,還是真的做了這樣的事情,我只希望她能安于自己的本分,不要太過招人。

 她點點頭,紅腫的眼睛望著我,可憐似兔兒。我嘆息一聲,順著高大的宮墻一直走下去,沒有目的地,像一只無主幽魂徘徊在冰冷巍峨的皇宮之中。

 “放開我!”一聲清悅的低吼聲,是我熟悉的聲音。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跑去,一襲白色的身影在不停掙扎,頭上的木質發簪落下,一襲青絲垂落襯著清玉色的面容,傾國俊雅。

 俊美的臉色微紅,在和兩個侍衛周旋。

 “你們是何人?敢在宮中擄人?”白晨的聲音嘶啞,亦是無比動聽。

 侍衛壓住白晨的胳膊,白袖之間露出一截手腕,白皙如雪,竟分不出白衣和肌膚的差別。

 “你是公主看上的人,只要和我們進了潯陽公主府保準你一輩子吃穿不愁!”侍衛嘻嘻笑著,褻玩一般伸出手指在白晨的面頰上劃過,“真是細滑無比,難怪公主對你念念不忘呢!”

 “拿開你們的臟手”白晨眉頭擰在一起,雙眸之中盛滿了怒氣。

 兩個侍衛對視了一眼,一擁而上用白布堵住了白晨的手,將他強行塞入馬車之中。“站住!”我穿著氣,一聲高呼。

 他們已經坐上了馬車,將馬鞭高高揚起,輕蔑地看了我的一身裝扮“不過是一個小宮女也想壞了公主的好事?”

 “你們放了白晨!”不知哪里來的勇氣,從看見他的第一眼起,我只覺得溫暖,像是故人的到來,像是有了一個依靠。

 我不想失去他。閉上眼睛我擋在馬車的面前,伸出了臂膀想要擋住疾馳的馬車。

 “找死啊你!趕快滾開!”一聲怒喝,帶著馬的嘶鳴聲。

 巨大的黑影襲來,我倒在了地上,馬蹄從我%.口上踏過,鉆心的刺痛幾乎要踩破我的五臟。一口濃郁的鮮血噴出,每一口呼吸都夾著撕裂的劇痛。

 最終我還是沒能救下他,一襲白衣從馬車中探出,他看著倒在宮墻下的我,大聲焦急的喚著“朔月,朔月……”

 一聲又一聲喚回了我已經飄散的靈魂。

等我醒來的時候,空氣之中又是彌漫的苦藥的氣味,掙扎著想要坐起來的時候%.口上一陣劇痛,像是我%腔里面的骨頭都被碾碎了。

 一雙有力的大手壓住了我,“不要起身,%.口上剛剛換過藥”清冽而嘶啞的聲音傳來,也不知身邊坐著的人守了我多久。

 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,搖晃的chuang簾外跪著一片穿著青色官服的太醫。鶴騫的眼睛里布滿了血絲,對跪著不敢動的太醫說道:“你們都退下吧!”

 “我睡了很久嗎?”說話的時候,%.口之中都是一陣撕扯的劇痛。

 身邊坐著的人望著搖晃的燈火,“他對你來說真的很重要嗎?甚至愿意讓你用生命去抵?”說完鶴騫發出低沉而壓抑的小聲,這樣的笑聲聽得我心疼無比。

 “讓皇上擔憂了”我不敢看他,不愿聽他的回答。

 “傾城”他轉過身,漆黑深邃的眸子幾乎能滴出水來,認真的模樣我從來沒有見過。“能告訴我你的心里有過我嗎?”

 我無措地望著他,“皇上天下都屬于你,何況是我,從我入宮的那一刻起,我就屬于這個皇宮,屬于你。”

 鶴騫輕輕握住我的手,神色悵然,“你明明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,我希望你真心屬于我,真心的愛我,愿意留在我的身邊。”這樣患得患失的感覺不斷折磨他,不斷侵蝕他,他害怕自己有一天為了留下她做出不可原諒的事情。

 “每一次你都會受傷,因為我受傷,因為別人受傷,傾城你讓我怎么辦才好?”面容上露出了無措和擔憂,眉宇緊鎖,鎖著我一人的天下。

 “鶴騫我會守著你,陪著你一輩子,哪怕沒有名分地位都可以。”他的真心讓我放棄了最后的猶豫,只想告訴他,我也在乎他。

 他不敢抱著我,怕牽扯到我的傷口,只能緊緊拉著我的手,再也舍不得松開。

 我伸手撫開他緊鎖的眉宇,“鶴騫我還想求你一事,希望你能答應我。”我渴求地望著他,將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。

 “為了白晨?”他松開了手,臉上的擔憂,笑容都褪去了,一片清冷。

 “是!”我心虛,愧疚,回答也顯得無力起來。

 他伸出修長的指尖挑起我的下巴,“傾城你能告訴我,我與他到底誰在你的心中更重一些?”

 重一些?我從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,更沒有將他們放在一起比較過。

 垂下了羽睫,撲閃著像兩只脆弱的蝴蝶,只是望著身上蓋著的云錦被子,沒有言語。久久的沉默徘徊在宮殿之中,只有燈影閃爍不定。

 “傾城這個答案這么難嗎?”他的聲音這樣溫柔,飄渺,化為了看不見的絲線一道又一道密密的纏繞在我的靈魂上。

 他起身踏步離去,走之前丟下一個令牌,金色的龍紋圖案。“有了這個令牌你可以自由出入潯陽公主府,沒有人會為難你。”

 說完,腳步聲走遠,空蕩的大殿之中只剩下我一人。撫著冰冷的令牌,描摹著上面的花紋,只覺得渾身發冷像是生了一場大病。

 他身邊有獨孤皇后,有數不清的美人,甚至王柔這樣絕色美人也愛慕他。我陪在他的身邊,真的不會有失寵冷落的那一天嗎?到了那一日,我又能怎么做?年老失色,該如何做才能再次獲得一個帝王的心?

 望著空蕩蕩的宮殿大門,我問自己是不是該放手了?是不是真的失去他了?

 翌日,我握著令牌闖入了潯陽公主的府宅,靡靡放蕩的聲音傳來,男歡女愛的聲音不絕于耳。侍衛忌憚我手中的令牌,遠遠望著不敢上前將我攔下。

 玫紅色飄渺的云帳之中,隱隱有**的聲音傳出。我撩開簾幕看見一團一團白色的**纏繞在一起,看不清到底誰才是白晨。心沉入了谷底,難道他已經失身了?

 這樣的羞辱只怕比死更讓他痛苦。

 潯陽公主并不在殿中,只剩下交歡的面首和宮女。我告訴自己,白晨不會出事的,他一定還在等自己去救他!我發瘋似得跑出大殿,每一個房間都推進去尋找,兩個穿著白衣的美男正在下棋,看見了滿頭是汗的我。

 “白晨!”我輕聲驚喜的叫了出來,再沒有剩余的力氣。

 驚擾了下棋的人,白衣的男子抬起臉向我看來,飄逸纖瘦的背影看上去幾乎一樣,可是他們轉過臉我才發覺,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是白晨,姿容相貌完全不能與白晨相提并論。

 驚喜之后的失望鋪天蓋地而來,%.口一悶,一口鮮血嗆了上來。

 “對不起打攪了……”我俯**身子嗎,忍著喉嚨間翻滾的血腥味道,眼前白影晃動怎么也抓不住那個人。

 “你沒事吧?”溫柔擔憂的聲音傳來,瑩潤的手伸出扶住了我。

 “沒事”話剛說完,一口鮮血噴在面前干凈的白衣之上,點點暈開好似梅花。瞬間就恢復了力氣,也順過了氣。

 他急急扶住我,另一個白衣少年端來了一杯清茶給我漱口,“何事焦急到此,竟會噴出一口心頭血來”

 我搖搖頭,這一刻我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剩下的時日真的不多了。將清茶喝下,血腥味退了不少,望著眼前與白晨有幾分相像的男人,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一樣也是被潯陽公主收進來的美男吧。

 “你知道白晨在哪?”本只是隨口問問。

 “天下第一的琴師嗎?他不肯伺候潯陽公主,應該還被關在柴房里。”他們也經歷過黑暗的柴房,沒有食物沒水,戴上沉重的腳鐐,手鐐,不定時會遭受毒打,只有屈服自愿投入潯陽公主的chuang上。

 想到這,他捏緊手心,嘆了一口氣,“你去找他吧,不知天下第一琴師是否還有往日的風采。”

 放下茶杯,向柴房跑去,柴房大門被鎖住了,任憑我怎樣撞,砸都沒有效果。我拿起令牌對旁邊站著的侍衛喊道:“我命令你劈開這個鎖。”

 “不……不……”他連連搖頭,害怕公主的責罵。

 “見令牌如見圣上,你連皇上也不放在眼中嗎?”我一聲冷喝,他遲疑了起來。在他猶豫的時候,我一把奪過他腰間的長劍,向鎖砍去。

 一陣火光閃過,柴房的門開了。光芒照亮漆黑冰冷的柴房,一襲白色靜靜地蜷縮在黑暗的深處,身上的衣服已經破開了,露出被鞭打過的深紫色傷口。

 他遮住眼睛看向我,模樣憔悴無比,再沒有初見時的空靈氣質,如同一個被抽去靈魂的人。

 “白晨!”我撲了上去,隔著厚重的枷鎖,緊緊地抱住他。

他看著我,干涸失去血色的薄唇中吐出嘶啞的聲音,“你怎么來了?潯陽公主有沒有為難你?”

 看著他焦急不安的神情,我眼睛酸澀得幾欲滴下淚來,連連搖頭,“沒有,她沒有為難我,是我求到了御賜的金牌來救你的!”

 白晨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,化為了淺淺的苦澀,“為了我值得嗎?”他低下頭將臉埋在自己的碎開的白衣之中,衣角沾上了灰燼像是再也洗不干凈的骯臟記憶。

“不值得,為了我去求他不值得!”他纖瘦的身子輕輕顫抖,如同一陣輕煙隨時都會消失一般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豪門世家
  2. 婚姻愛情小說
  3. 暖虐情深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 200

双色球走势图免费下载